宇宙人▼

爱情不是谈出来的,而是坠入的。

搞个顶置放着(然而并没有写几篇文)

你好我是尤黎,文手
aph/es/欧美/bsd/宝石
米英可拆不逆,米左不逆,天雷dover,喜欢恶天候,西比
es狮心组洁癖,偏爱乙女,天雷leo司leo与泉真泉。
鸽星文手,更文啥的等我睡醒(……)
先放着以后慢慢改……

你见过的最言简意赅的维权

硬核長夜:

嫌疑人信息:









————————————————————


作案实据:
























————————————————————


违法事实:







——————————————————————


造成影响:







——————————————————


劝诫无果:











《《《《《






望广大网友随手扩散并举报投诉,以督促本案依法依规处理,将我圈侵权之风尽早扼杀在萌芽中。


本案公开物证涉嫌几十位画师作品,由于朋友只辨认出了我群群友(即其中一位画师 @―{}@{}@{}- ),故无法做到一一告知,谨此希望受害者能够知晓自己被侵权的事实。


附嫌疑人B站主页地址:点击此处,围观法盲









(原创,脑洞堆着)

“我是爱你的。”络狠狠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但是我也好恨你啊……”
“这像毒品,命运注定我俩会深陷爱与恨的陷阱,纠缠不休,相互扼着彼此的喉咙接吻撕咬。”
“直到我们中一方终于被对方杀死。”

阿尔弗雷德感到自己飞了起来。
他眼前如同蒙着雾气般模糊,但是仍旧认出了那些轮廓。
是王耀与诸臣的脸,是黑桃国的城堡,是庄重的大钟。
阿尔弗雷德感到自己越飞越高,他仿佛被封闭了五感,但是却又真真切切地感到了大钟一声声具有穿透力的声音,仿佛穿过自己的身体。
他飞向太阳,最后看了一眼歌舞升平的黑桃国,然后,向在上方等着他的恋人伸出手。
背对着太阳的恋人面部被阴影覆盖,但是阿尔弗雷德能感到他在轻柔地笑着。
“阿尔弗雷德。看,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

在夜色掩盖之下,请不要去管所谓的正义邪恶

请允许我褪下你的衣衫 握紧你的骄傲 沉沦于深渊 

请用你蔚蓝色的双眸 看着我碧绿色的眼瞳

我的英雄 我的爱人 我的阿尔弗雷德

关于灵摆消磁的整理

希望能帮到大家。
【灵摆消磁问题】
水晶制的灵摆需要消磁。消磁目的为清除晶体内残余磁场,只针对水晶。金属,木头,假水晶等材质不需要消磁。
常见方法有:鼠尾草熏、流水消磁、天然矿泉浸泡、骨干晶/晶洞消磁、宇宙OM原音音叉消磁。
流水消磁,天然矿泉浸泡时请把灵摆链取下消磁以防生锈。
矿泉水消磁法
准备好天然的矿泉水,把灵摆放置到矿泉水内,浸泡一天,即可消磁。因为矿泉水内富有矿物质,能为水晶消除磁场。
晶簇消磁法
购买一个适当的晶簇,把灵摆放置其中一段时间,即可消磁,晶簇纯净的水晶磁场,可以同化杂乱的磁场。
日光消磁法
将灵摆沐浴在阳光下,静置一段时间,即可消磁,需要注意的是,深色水晶不合适久放在阳光下,那样会对水晶造成损伤。
佩戴——佩戴几天也可以的,但白水晶最好不要在睡觉时戴着,因为力量太强,会让人做噩梦。
懒人法——拿流水冲六分钟左右,佩戴几天就好了。
鼠尾草:用燃点了的鼠尾草,把它放在上面熏它,在过程中,可以作公转式慢慢转动,也可以作自转式
注意店家赠送的碎石不能消磁彻底,反而会扰乱磁场。第一次推荐用鼠尾草消磁法。
他人碰触水晶灵摆后,需再次消磁。

治愈与净化灵摆或其他物体的咒语

@天佑女王🇬🇧

烁者的影子书:

这也是主页数年前在某贴吧的某帖子中摘录的,时至今日来源无从考据。如果有读者知晓的话请通知主页。





1) 我现在要求移除所有出现在这里的虚灵 ,请移除并且转化它们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如果无法处理的话请无效化,停止并且传送它们回到所应该归属的地方去;如果有相关能量属于某事物的话请传送该能量回到所应该归属的事物上;如果有相关的纠结灵魂碎片的话,请清除和释放这些灵魂碎片,并且我命令所有的灵魂碎片回归和融合到各自主人身上重新成为一体.


2) 我现在要求清除这灵摆的所有附体,这些附体包括了所有虚灵附体的恶魔体附体,执政体附体,大恶魔体附体,卵巢和寄生体附体,外星星界蛇体附体和纠结灵魂碎片创伤体附体,以及其他各种思念体附体,体附体和非存在体附体;还有负面门户附体和正面门户附体;还有思维模式通灵频道附体和感触模式通灵频道附体;请将这灵摆从这些附体中清除和释放出来,并且移除和转化相关的能量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而如果有相关的纠结灵魂碎片的话,请清除和释放这些灵魂碎片,并且我命令所有的灵魂碎片回归和融合到各自主人身上重新成为一体.我申明这灵摆能够以自我的自由意志和真相辨析的能力而自行从这些附体中清除和释放出来.


3) 


a)我现在要求切除这灵摆虚所有的虚灵纽带和虚灵电络,请将这灵摆的纽带和电络从虚灵切除掉,并且将所有的虚灵从这灵摆的纽带和电络移除出来,也将所有的虚灵转化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如果无法处理的话请无效化,停止并且传送它们回到所应该归属的地方去;如果有相关能量属于某事物的话请传送该能量回到所应该归属的事物上;而倘若有相关的纠结灵魂碎片的话,请清除和释放这些灵魂碎片,并且我命令所有的灵魂碎片回归和融合到各自主人身上重新成为一体.
请治疗和缝合这灵摆所有所切除的纽带和电络,并且将爱与光填满所有的虚空.
b) 我现在要求切除这灵摆所有的负面纽带,非更高与最高善益正面纽带,负面电络和非更高与最高善益正面电络.
我现在要求切除这灵摆所有由于第三人士和第三化身而反复出现的纽带和电络,请将这灵摆的的纽带和电络从第三人士和第三化身切除掉,并且将所有的第三人士和第三化身从这灵摆的纽带和电络移除掉.
请治疗和缝合这灵摆所有所切除的纽带和电络,包括所有所移除的第三人士和第三化身,并且将爱与光填满所有的虚空.


4) 我现在要求清除和释放这灵摆所有的纠结灵魂碎片,请将所有这灵摆身上的纠结灵魂碎片清除和释放出来,并且我命令所有的灵魂碎片回归而融合到各自主人身上重新成为一体.


5) 我现在要求还原这灵摆的所有被盗取,捕捉和遗失的灵魂碎片,请呼叫和唤醒这灵摆的所有这些灵魂碎片,并且我命令所有的灵魂碎片回归和融合到灵摆身上重新成为一体..
如果挽回灵魂碎片灵摆有反应的话请重复步骤3),然后再来继续6).


6) 


a)我现在要求清除和移除这灵摆所有的扭曲和虚伪辉光量场,请将这灵摆的辉光量场从精神性扭曲,创伤性扭曲,环境污染和虚伪意识中清除和释放出来,并且移除和转化相关的能量成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
b)我现在要求治疗和缝合这灵摆所有的辉光量场的所有破裂,切口和漏洞,并且请将爱与光填满所有的虚空.


7)


a)我现在要求清除和释放这灵摆所有的细微身体的所有虚灵影响,请将这灵摆从恶魔体,执政体,大恶魔体,卵巢和寄生体,外星星界蛇体和纠结灵魂碎片创伤体,以及其他各种思念体影响,**体影响和非存在的灵体的虚伪灵体影响中清除和释放出来,并且移除和转化相关的能量成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
b)我现在要求治疗和缝合这灵摆的所有的细微身体的所有破裂,切口和漏洞,并且请将爱与光填满所有的虚空.


8) a+b)我现在要求清除和治疗这灵摆所有的脉轮,请清除和移除所有这灵摆的脉轮的堵塞和污染,并且治疗,维修和恢复所有这灵摆的脉轮的损坏,损伤和创伤.


9) a+b)我现在要求清除和治疗这灵摆所有的经脉,请清除和移除所有这灵摆的经脉的堵塞和污染,并且治疗,维修和恢复所有这灵摆的经脉的损坏,损伤,创伤.


10)


-)我现在要求清除和封印这灵摆所有的思维模式频道和感触模式频道,请完永久地将所有这灵摆的思维模式频道和感触模式频道于所有的时间线,所有的次元维度和所有的多元维度自我的层次上.
a1)我现在要求清除和移除这灵摆所有的情绪概念化和精神*化,移除并且转换相关能量成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
a2)我现在要求清除和移除这灵摆所有的物理心墙,以太心墙和灵性心墙,移除并且转换相关能量成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
a3)我现在要求清除和移除这灵摆所有的绕过心的情绪和精神活动的虚伪能量流,移除并且转换相关能量成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
b1)我现在要求治疗,维修和恢复这灵摆所有的通过心的情绪和精神活动的能量流,并且将爱与光填满所有的虚空.
b2)我现在要求治疗,维修和恢复这灵摆所有的保护心的情绪和精神活动的保护系统,并且将爱与光填满所有的虚空.
b3)我现在要求治疗,维修和恢复这灵摆所有的通过心所处理的情绪和精神活动的编码和解码系统,并且将爱与光填满所有的虚空.
** *** **先把以上所有的6~10的a~b项完成
6) c)我现在要求调整,平衡,纠正和综合这灵摆所有的辉光量场.
d)我现在要求转换这灵摆所有的辉光量场的负面模式成为正面模式,并且请将所有这灵摆的正面模式的辉光量场提高到最高获可和合适的性能.
7) c)我现在要求调整,平衡,纠正和综合这灵摆所有的细微身体.
d)我现在要求转换这灵摆所有的细微身体的负面模式成为正面模式,并且请将所有这灵摆的正面模式的细微身体提高到最高获可和合适的性能.
8) c)我现在要求调整,平衡,纠正和综合这灵摆所有的脉轮.
d) 我现在要求转换这灵摆所有的脉轮的负面模式成为正面模式,并且请这灵摆的正面模式的脉轮提高到最高获可和合适的性能.
9) c)我现在要求调整,平衡,纠正和综合这灵摆所有的经脉.
d)我现在要求转换这灵摆所有的经脉的负面模式成为正面模式,并且请这灵摆的正面模式的经脉提高到最高获可和合适的性能.
10) c)我现在要求调整,平衡,纠正和综合这灵摆所有的心情智活动.
d)我现在要求转换这灵摆所有的心情智活动的心功能的能量流,保护和编解码系统的所有负面模式成为正面模式,并且请将这灵摆的所有这些系统的正面模式提高到最佳获可和合适的性能,为了服务于爱与光以及更高与最高善益上.
** *** *** 然后把以上所有的6~10的c~d项完成,最后才轮一下到光提升项目.


6) e)我现在要求提高这灵摆所有的辉光量场的光能力,请将所有这灵摆的辉光量场光承载能力, 辉光量场光接收能力, 辉光量场光放射能力和辉光量场光编解码能力提高到最佳获可和合适的性能,为了服务于爱与光以及更高与最高善益上.
7) e)我现在要求提高这灵摆所有的细微身体的光能力,请将所有这灵摆的细微身体光承载能力, 细微身体光接收能力, 细微身体光放射能力和细微身体光编解码能力提高到最佳获可和合适的性能,为了服务于爱与光以及更高与最高善益上.
8) e) 我现在要求提高这灵摆所有的脉轮的光能力,请将所有这灵摆的脉轮光承载能力, 脉轮光接收能力,脉轮光放射能力和脉轮光编解码能力提高到最佳获可和合适的性能,为了服务于爱与光以及更高与最高善益上.
9) e) 我现在要求提高这灵摆所有的经脉的光能力,请将所有这灵摆的经脉光承载能力, 经脉光接收能力,经脉光放射能力和经脉光编解码能力提高到最佳获可和合适的性能,为了服务于爱与光以及更高与最高善益上.


10) e) 我现在要求提高这灵摆所有的心情智的光能力,请将所有这灵摆的心情智光承载能力, 心情智光接收能力, 心情智光放射能力和心情智光编解码能力提高到最佳获可和合适的性能,为了服务于爱与光以及更高与最高善益上.


*** *** *** 完成以上步骤以后继续一下这些.
我现在要求释放这灵摆所有所已经完成的,过期的以及无用的程序.(*如果你的灵摆的灵性已经得到发展的话基本上不需要完成这一步,因为水晶生灵是活的,和人一样有感情有智慧有心)
我现在要求移这灵摆所有的非爱与光和非更高与最高善益的依附物.
我现在要求清除和移除所有所从这灵摆移除的依附物,请分解,重建和转化这些依附物成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去,而如果无法处理的话请传送它们到所应该归属的地方去.(并不是所有所移除的依附物都需要处理)
我现在要求移除这灵摆所有的非爱与光的能量,量场,形态,振动和频率,移除并且转化相关能量为宇宙干净纯洁自由的能量去.
我现在要求治疗,维修和恢复这灵摆的所有损坏,损伤和创伤,并且将爱与光填满所有的虚空.
如果水晶肮脏的话可以用水清洗,我觉得用自来水没问题.我是用牙刷刷干净的.剩下的就是把水晶放在干凉舒爽的地方是了. 


就这么多.
要注意一下几点:
1) 凡是偏向于能量移除的口令都是灵摆逆时针旋转.
2) 凡是偏向于能量添加的口令都是灵摆顺时针旋转.
3) 凡是亦是能量移除亦是能量添加的是让灵摆自由摆动.
4) 凡是调整和平衡能量的都是让灵摆自由摆动.
5) 真正有效的口令不是像念经似一样念而已,而是要有集中精神,带有情绪和无限爱才能够完全发挥出来. 并且所有的口令不必死板,念错然后就当平日聊天纠正内容,脑筋急转弯,搞花样都不会影响效果.效果是在自己不断学习中摸索出来的.
6) 心念的效果不强,口念出来会比较好但是声音的大小无关效果,因为是在于你的心.(我都是偷偷瞒着我家人不动声色在房间里治疗的)
7) 通常念的时候还没完灵摆就已经开始动了.请用眼神盯着灵摆动呀动呀直到停止为止然后继续下一个口令.
8) 如果念完之后,或者重复多一遍灵摆不会动请跳过,这里表示已经得到或者不需要治疗了.
9) 耐心和努力是绝对的.我本身觉得使用灵摆的时候会觉得很累,但是完成之后都精神起来.而如果在精神状态好的时候我或许很快就完成(精神集中很快结束),或许我会完成的比较慢(耐心想要尽量治疗的完善一点).
10) 最好有自己的治疗笔记,治疗会程,半途中停止下来没有关系,被别人打扰突然间终止下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放下钱建议和灵摆说一声),其实可以用灵摆追回时间段落继续下去(这是比较后的了,为其他人事物治疗的时候经常会有的事情).
11) 你的灵摆生灵,指导灵,高灵和高我其实也是处于学习状态,我注意到我的灵摆现在能够恢复的很快,后来从别人口中得知我的灵摆治疗手册被拿去灵界被当做书本一样发行,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我确实治疗过各种灵体,指导灵,甚至高灵.(高灵不是万能的,和我们一样会被欺骗,感染,受伤.所以你在使用灵摆的时候如果你觉得好像被东西帮助了,你可以直接用灵摆要求”谢谢所有协助此清除和治疗会程的灵性生灵们”,出现反应的就是有了.没有出现反应的话就是其实你是在用你本身的灵力去完成的. 


如果你念完以上所有的口令灵摆没有一点举动的告诉我,我不信邪.肯定是有其他原因而我想要知道是为什么.
如果你能够理解以上的口令的话,其实把[这灵摆]换成[我]其实就是治疗你自己了.


【露中】浮光掠影

爷爷曾经给我讲过一些故事,那些都封存在历史里面的故事,当时年幼的我并不知道那些意味着什么,只是听了而且记了一些。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个时代的变迁。
我的爷爷名为王耀,是个很和善的人,生于上世纪那些动乱的年代。不过,他一生身体都很健康。为了叙事的方便,就冒昧直呼其名了。
他一直都是一个斗士,为国家命运担忧。他成绩优异,并且后来去了莫斯科——为了学习先进的事物。毕竟那时,苏/联是全球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嘛。去了莫斯科之后,才是我要讲述的重点。
他在生人面前十分腼腆,所以刚去莫斯科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他很有些忧虑——不过很快被打破了,就在他在莫斯科的火车站台东张西望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位高大的青年走了过来。他是站台的工作人员,名字叫作伊万。
“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啊……”王耀抬起头,看见他那紫色的眼瞳,一时间有些失语,片刻才意识到这样有些尴尬,“你好,抱歉,我是来莫斯科学习的中国人……我对莫斯科不是很熟悉,所以要去的地方也不知道在哪里。”
“原来是外国同志,”伊万笑了,“抱歉,我现在需要工作暂时脱不开身,但是我可以让我姐姐领你去……她正要换班。”这人说着,侧过身子摆出“请”的手势,王耀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之后他见到了伊万的姐姐冬妮娅,一个短发的乌克兰女孩。冬妮娅带他去了目的地,临走前表示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们。王耀向她表示了感谢,然而他关上自己住所的门,脑子里却全是伊万的脸。
上帝并没有给他们开玩笑,似乎又像是开玩笑,几天后他们再次相见。
他们第二次相见是在图书馆里。王耀一眼就认出来那个背影,不过不敢轻易确认的他快步绕到他的前面,也让这个俄罗斯青年吃了一惊:“诶?是你啊,同志。”
“咳……没想到真的是你……”王耀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这可真是缘分。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耀,来自中国。”
“我是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住在俄罗斯莫斯科,其实是来自接近乌克兰的一个乡村。”他伸出手,“很高兴见到你,同志。”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家住在这附近吗?”
“嗯?差不多。”他笑着把手搭在王耀的肩上,“有兴趣交你在莫斯科的第一个朋友吗?我想你还没有交朋友。”
“啊……好的!”
爷爷曾经和我说,那是他一生最美好的日子,不管是在最美好的时间还是最美好的生活……那是段满足的无以复加的日子。他们一起学习,读书,去莫斯科的各个地方,工作。他认识了许多人,他与伊万的友情也一步步提升,形影不离。我忘不了爷爷的表情,柔和而又平淡,嘴角微微含着笑意,看着远方。
“后来呢?”我问。
他微微低下头,叹口气。
“那是个时局动荡的年代。国际形势风云莫测。”
“然而我已经暗生情愫。”
在收到消息的前一天晚上,王耀去了伊万家里做客。两人无话不谈,很快就到了深夜。俄罗斯冬天的深夜很冷,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鹅毛大雪,窗户附上一层雾气,朦朦胧胧。
“看起来你今晚是回不去了。”伊万笑着说,“要不要我给你拉手风琴?我好久没有拉了,有些想念我的伙计。”
“可以啊,”王耀当时盘腿坐在床上,“你想拉什么曲子?”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随着指尖按动琴键,低沉的男声从伊万的嗓子中倾泻而出,一切静悄悄的,雪花落地无声,世间仿佛只有他两。王耀有些呆滞,困倦涌上心头,他眼前的伊万越发模糊,恍惚之间如同天使……他闭上了双眼,感到嘴唇似乎碰到了什么微凉的,柔软的东西。接着他嗅到了似乎是伊万身上的气息。然而他并没有推开伊万。
然而第二天,他就收到了消息,必须回到祖国了。紧接着还有新闻,中苏交恶。其实这是几天前的新闻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他必须走了。
他最后一次扣开了伊万的门。伊万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看着他。他们就这么在雪地里站了很久一会,任雪花飘落在肩膀和头发上。
“耀。有个不情之请。”伊万走过去,“我可以最后吻吻你吗。”
“嗯。”
如同浮光掠影般的吻落在他的嘴唇上,王耀想哭,却哭不出来。伊万回身到房间里,披上大衣,一如既往地笑着对他说:“走吧。”
冬妮娅真在好奇为什么自己弟弟在休息的时间里来到车站,在看见他身旁的王耀时默不作声了。到了等车的地方,伊万掸掸他头上和肩上的雪,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火车携着哐当哐当的声音进站,王耀没有回头,上了车。当然,上车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许多的中国人。到了位子上,王耀盯着自己的脚尖好久,他忽然眼圈红了起来,意识到什么,趴在窗户上努力向站台望去,然而奇怪的是,他却没有认出身材高大的本应很好认出来的伊万。
泪水这时才无声地下来,如同雪花落地无声一般。

【味音痴】车马过快

在曾经小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见上一面,甚至连收到书信都已经逾越许久的岁月里,阿尔弗雷德真真切切地爱着他。远隔重洋,在海上漂泊数十天甚至数百天的书信,他会读了又读,睡觉时放在胸口,想象是亚瑟抱着他入睡。和亚瑟团聚的日子短暂而满足,他相信亚瑟说的,分离是为了更好地团聚。
但是从某天开始,分离不再是为了期待下一次的团聚了。
这不仅仅是对阿尔弗雷德而言,也是对那些随他踏上战场的人而言。他们告白妻小,告别兄弟姐妹,拿起枪支,踏上战场。而阿尔弗雷德也告别了自己的哥哥,拿起武器对准他。他从不后悔,对他而言尽早胜利结束战争是对自己的国民负责,他给他们许诺的美/利/坚的未来必须实现,他们也要团聚。若只是自己与亚瑟,太自私了。他知道,这是国家的责任。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人类社会的发展,他与亚瑟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近,当然是从各方面。交通上,人类的一大进步飞机出现;国际关系上,美英成为重要的伙伴;私人关系上,他和亚瑟成了很好的朋友。现在他和亚瑟想要见面的话,已经不需要像几百年前一样乘上船经过长途跋涉才能到彼此身边,如果想要联系用手机打个电话发个短信就好了,不需要等待,非常方便。但阿尔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他曾在仓库里翻找出当年亚瑟写给他的信,信纸已经泛黄曲卷,字却没有褪去,一笔一划曾是当年刻在阿尔心上的字句。他也尝试着再将信纸放在心口,却不能再感到满足,而是空虚与不解,他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明明一个字也没有变。
他曾经从王耀哪里学到过“物是人非”这个词。因为文化的问题他对这个词一知半解。王耀看着他疑惑的样子端起茶:“其实不仅是物是人非,应是物非人也非。就如你永远无法踏入一条河两次一样。上一秒的茶和这一秒的茶总是不同,虽然可能几分钟内喝起来都一样,如果隔的时间长了,茶就凉了。”阿尔弗雷德呆呆地抓抓头,选择将这些奇怪的半懂不懂的中国成语抛之脑后。
现在他突然就想起来这个词,他想了想他与亚瑟的关系,要说他还爱着亚瑟吗,那是必然的,但是他不再是像当初一样,脑子里全是亚瑟相关的问题,他是一个国家,更多的装的还是他的国民。他再想想亚瑟也是如此,而且当初殖/民/地并非只有阿尔弗雷德一个。可以说从一开始两人付出的就是不对等的。这份爱维持不下去也情有可原,阿尔对自己说。现在他虽然已经和亚瑟平起平坐,然而想要像当初一样牵亚瑟的手已经不可能,阿尔弗雷德尝试过许多次,然而总是在碰到的前一秒放下了。也曾多次擦肩而过却只当陌路——也并不是当作陌路,而是认不出来了,走出几步之后才忽然反应过来,刚才经过的好像是他,然而回头只能看见簇拥着他的国/家与工作人员,亚瑟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
阿尔曾经多次看着王耀查看中国上世纪七十八十年代的老照片。王耀曾对阿尔弗雷德说,以前车马很慢,邮件也很慢,而想要养家糊口必须寻找出路,于是有一对对青年男女分隔两地,中国地大物博,山川多而险峻,一封传递着爱意的信就这么翻山越岭,经过多少天多少月的消磨,载着时光的重量交到彼此手上。那个年代,时光太慢了,慢到只能用一生去爱一个人。阿尔弗雷德想,自己当初和亚瑟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他也曾一次次想,当初在大西洋彼岸的亚瑟收到自己用稚嫩的文字写成的来信时,是不是会露出柔软的表情来。然而现在的他们在公共场合的礼仪式微笑,疏远异常;在手机上的短信,用词非常公式化。他不知道哪里不对,仿佛本来就是这样;又觉得不应该,却说不出哪里不应该。
阿尔弗雷德不是念旧的人,他喜欢新颖的事物,却总会突然觉得空虚异常,在安静的时候他总会想起过去,甚至怀念过去。他不知道那些人批判的过快社会是不是真的不好,他只是想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能够让他从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找到亚瑟的背影,然后像以前一样,能再抓到亚瑟的衣角,而亚瑟会回过头,对他淡淡一笑。